咨询热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孟天明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 正文

陈某人身损害赔偿代理词

来源:自创作者:孟天明时间:2013-12-06 12:05:53

陈某人身损害赔偿代

审判长、审判员:

    贵州威迪律师事务所接受陈某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诉讼代理人。通过庭审调查,本代理人针对本案焦点,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代理人认为,二被告的行为与原告受到的损害与具有直接的、明确的因果关系,二被告具有共同过错,依法应对原告受到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一、被告的共同过错与原告的损害结果之间存在直接的、明确的因果关系。

    通过法庭调查查明,原告受伤的经过为:2012年6月13日八时许,原告为被告晴天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称晴天公司)运输硫石膏进入晴天水泥厂厂区时因车子损坏停在厂区道路旁修。在修车过程中,原告被上海洪都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称洪都公司)正在施工作业的挖机挖伤。正在作业的工程系晴天公司的厂区工程,晴天公司系工程的建设方,洪都公司系工程的施工方,挖机及其作业驾驶员系洪都公司向第三方租赁使用。

    经过庭审调查可知,事故发生时,晴天公司一边在生产,一边在施工。施工作业点位于运输货物进出厂区必经道路旁。施工过程中施工作业点与通行道路未作隔离,未采取安全防范措施,未在道路旁和施工处设置安全警示标志,且在夜间施工,挖机作业又系高度危险作业,安全管理人员脱岗不在现场。晴天公司作为工程的建设方,理应对该施工作业尽到业主的安全管理义务;洪都公司作为施工方,理应对整个施工行为的安全负责。由此可知,二被具有共同过失,该共同过失行为直接导致了原告的损害结果。

二、被告对原告的损害依法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八条 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 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二被告依法应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第三人与被告上海洪都之间的合同关系以及第三人是否应当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属于另一个法律关系。

 洪都公司,其与第三人杨德文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第三人承揽其将土石方挖填工程,应由第三人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晴天公司称,工程已承包给洪都公司,依照施工合同的约定,施工中的安全责任应由洪都公司负责,故其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二被告的理由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首先,洪都公司并未举证证实其与第三人间的关系为承揽合同关系。庭审中,洪都公司仅单方陈述称其与第三人之间系承揽合同关系,并未举证加以证实。相反,第三人提供大量的证据已充分证实,洪都公司向第三人租赁挖机及驾驶员,驾驶员及挖机的操作管理均受洪都公司安排、控制和指挥,二者之间系租赁合同关系,即被告洪都公司租用第三人的挖机及驾驶员进行施工作业

 其次,无论洪都公司与第三人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还是租赁合同关系,被告洪都公司作为工程施工方,系具有法人资格的施工企业,依法应对其施工行为负责,对外承担工程的安全责任,是对外承担责任的独立主体。

 第三,晴天公司与洪都公司之间的合同关于施工安全责任的约定,以及洪都公司与第三人之间基于合同关系而产生的责任承担,不能对抗二者依法应对原告承担的侵权责任。

本案是侵权诉讼,二被告系基于其侵权行为而对原告承担侵权责任,至于二被告之间的合同关于施工安全责任的约定,以及洪都公司与第三人之间基于合同关系而产生的责任承担,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只对合同双方有效,不能对合同之外的第三人。故而,二被告在对原告承担侵权责任后,若认为其合同对方应承担相应责任,可依据双方的合同向对方主张权利,这是其内部关系,不能对抗二被告依法应对原告承担的赔偿责任。

四、原告在此次事故中并没有过错,更没有故意,依法不应承担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及第一百二十五条之规定,从事高空作业这类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及在公共场所、道路旁或者通道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加害人承担的责任为无过错责任,只有受害人有故意,才能减轻加害人的责任。本案中,庭审查明,原告的车辆在晴天公司的厂区内损坏而修理,原告站于车辆附近查看,致害挖机机身位置处于低凹处,挖机与原告之间隔有一土堆,挖机驾驶员在看不见土堆另一侧环境的情况下,将挖机动臂伸过土堆而将原告挖伤。因事发突然,原告根本无法防范,原告的行为合情合理的。由于原告修车地点是厂区内,其既无必要亦无义务设置安全标志。因此,原告既无故意,亦无过失,依法不应承担责任。

五、关于原告损害赔偿项目及数额的计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及第十八条之规定,两被告应当连带赔偿原告的项目有: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义肢安装费、鉴定费、后续治疗费、交通费以及精神抚慰金共计819716.92元。现对被告所持异议的几项费用作以下说明:

     关于护理期限:原告自2012年6月14日受伤至2012年11月19日义肢安装完成,共158天,期间因截肢必然需要护理;其鉴定护理期为90天是因为原告安装义肢后需要一定的时间做物理治疗和假肢适应,两者共计248天是合情合理的。

     关于误工费:庭审中证人潘正勇的证言以及原告提供的驾驶证是原告从事运输行业的有力证据,且原告本身就是在为晴天公司运输原材料的过程受伤的,按运输行业计算其误工损失具有充分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原告自2012年6月14日受伤至2013年1月14日定残,误工期限共214天。依法按照2011年该行业的年平均工资为34188元/年据实计算,合理合法

关于被抚养人生活费:原告受伤之前其主要经济来源是货物运输。现在因原告受伤截肢,无法再驾驶货车。又加上原告的妻子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其女儿陈曼丽需要原告独自抚养。故而,根据实际情况对被抚养人陈曼丽生活费应全额支持。

关于后续治疗费:被告称原告的诉请存在重复累加不合理的问题。贵阳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贵警院司鉴中心(法临)鉴字[2012]第1291号鉴定书对后期治疗费用评定为168000元,依据是充分的。

综上所述,望合议庭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代理人:孟天明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